《机器人叛乱》

一个大脑,两种心智:一个是自发式系统;一个是分析式系统。
二十年前我也想到了这个,写过一篇文章。

“从人的角度看,人是宇宙的中心,予一切以意义;但在人体深处,从基因的角度看,人不过是其自我复制的载体。”

“我们一路走来,本质上还是大分子。”

“要是符合自身的利益,基因将总是牺牲载体。”

“接受原则:人们倾向于接受问题呈现的框架,在这种框架下评估结果。”—特沃斯基(1996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