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之外:重新认识职场、生活和自我》

每篇都是《三五环》播客浓缩到六到十二分之一。
口语变书面,聊得随意并且信息密度低,不太适合写成书。

钱婧
这不仅是信息不对称,我认为更多的是价值不对称。求稳都是给出去比得到的多才稳。你要不断地创造个人的价值。很多人对“稳定”的理解还停留在父母上班的那个年代。在他们的理解里,稳定是一个固定的架构和体系给你带来的,而不是你自己的价值创造来的。

《明天又要上班了》

真实+治愈

这本书关于职场真相和经验,不是指南。

说创造性瞎话-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说瞎话的人、相信别人说的瞎话的人、相信自己说的瞎话的人(我们的目标)

不要做你认为是符合潮流或时尚的事,也不要做你觉得人们想看到的事。做让你最快乐的工作。先让自己快乐,再争取让其他人也喜欢,这样你才能享受你所做的事情的过程,而不会感觉只是在“工作”。
——宾果先生(Mr Bingo)是一位艺术家和演说家。
他的作品曾在《金融时报》《纽约时报》《卫报》上发表。2015年,他在英国为一本书发起了最成功的Kickstarter众筹活动。从这时起,他发誓再也不为客户工作了。

《吃着吃着就老了》

那是1959年,即教科书上所说的“三年困难时期”。和全国一样,大学的饭菜非常寡淡,一些口述史中曾经这样描述学生食堂:“早上洪湖水(可以见底的粥),晚上浪打浪(菜汤),中午小二黑(两个红薯面窝头)。”

按照美食家的说法,美食分三个层次:首先是温饱之需,其次是口舌之欲,最后是慰藉心灵。

回得去的叫家乡,回不去的才叫故乡。

2001年底,我开始筹划美食节目,沈公得知,在饭桌上对我说:“喜欢吃,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只要是和人类本能相关的事情,都不应该是羞耻的。”

后来,陈立老师给过我提醒,他说:“人的阅读过程,实际上是个摄取的过程;思考过程,才是一个消化过程。”用陈立老师的话说:“最好的状态是有限地阅读、有限地听闻和无限地思考。”

中国餐饮业的消费主力大致的分层是:温饱型、美味型和审美型。

广厦万间,夜眠只需六尺;黄金万两,一日不过三餐。

《程序员面试金典(第6版)》

非常全面的一本关于程序员面试的书

“调杆员”(bar raiser)的概念来自亚马逊美国总部。这个词原指在跳高比赛中一次次将杆调高的工作人员。亚马逊的调杆员则是一群在招聘过程中负责从企业文化以及行为准则的角度考查应聘者,从而维护招聘质量的人。在招聘中,调杆员会用很苛刻的眼光考查应聘者是否在至少一点上高过亚马逊的平均水准,如果是,那么雇用这样的人实际上就等于在提升公司的能力,这就起到了“拾杆”的作用。

学术界用大O、大θ(theta)和大Ω(omega)来描述运行时间。
O(big O):学术界用大O描述时间的上界。
Ω(big omega):在学术界,Ω描述时间的下界。
θ(big theta):学术界用9同时表示O和Ω,即如果一个算法同时是O(N)和Ω(N),它才是θ(N),θ代表的是确界。

这也许是我找到的优化问题最有效的方法了。BUD 是以下词语的首字母缩写:
瓶颈(bottleneck);
无用功(unnecessary work);
重复性工作(duplicated work )。

有些人把自上而下的动态规划称为“记忆模式”,他们认为只有自底向上的才可称为“动态规划”。本书不作这样的区分,两者都可称为动态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