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在公路、河流和驿道上寻找西南联大》

在尾声,看到赵新那(赵元任女儿)与其母杨步伟(赵元任妻子)团聚很是感动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恐怕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冯友兰在那篇文章里写,“我们可以问:结婚的目的是什么,读书的目的是什么?但人生的整个,并不是人生中的事,而是自然界中的事,自然界中的事,是无所谓有目的的或无目的的,我们不能问:有人生‘所为何来’,犹之我们不能问:有西山‘所为何来’。”但这“没有意义”,并不等于不值得过,或者不值得做,因为人生“本身即是目的,并不是手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